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北京赛车押龙虎技巧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商業

在不影響體驗的前提下,美食之旅能玩出新意嗎?

Ligaya Mishan2019-04-05 06:43:51

越來越多的旅游公司正在嘗試讓游客感受當地生活的本質。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報》發布,即使我們允許了也不許轉載*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一個偏遠的沿海村莊,身為游牧民族的楚克奇人(Chukchi)依然在用手工制作的象牙頭魚叉捕獵海象。用剛捕獲的新鮮食物招待客人,是他們的待客之道。

銀海游輪(Silversea Cruises)每年都會在這個地方停靠幾次,該公司首席營銷官芭芭拉·穆克曼(Barbara Muckermann)說:“你不能拒絕他們的好意。在他們的文化中,分享食物是很重要的事情。”

曾幾何時,外出旅行的美國人對異鄉食物一般都持懷疑態度,總會匆忙趕回他們認為是安全區的酒店和游輪吃一些家鄉也有的尋常菜肴。然而,從體驗斯洛文尼亞的橄欖油到夏威夷的 poi(芋頭根粉),再到土耳其的 kokoretsi(羊雜碎三明治),對于越來越多的休閑旅行者而言,食物已成為認識另一種文化的必備元素。有經濟實力的游客通常不是出于需要而出國,而是為了尋求樂趣。

當今的旅行者也深受安東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的啟發。這位放浪不羈的廚師兼作家在去年 6 月過世之前,一直都在《名廚吃四方》(A Cook’s Tour)、《波登不設限》(No Reservations)和《未知之旅》(Parts Unknow)等電視節目中分享各種美食文化(包括動物的血和內臟)。

通常來說,一些獨立、另類的小型旅游運營商才會追隨波登的足跡,嘗試規劃一些與眾不同的新路線。他們通常都有當地資源,因此能帶你去花店里尋找隱世豆腐攤,或是走進一條沒有燈光的小巷,爬三層樓到鄰家吃她賣的越南河粉。當看到過道上被脫掉的鞋子數量,你就知道自己來對地方了。

但現在,以往那些善于為客人奉上豪華自助餐和提供不定期歐式精品佳肴的國際大公司,也正式投入了這場混戰。他們同樣想要滿足 M·F·K·費雪(M.F.K. Fisher)筆下所描繪的“特殊的饑餓”——這種感覺能驅使游客“超越既有界限,選擇要不要用蚱蜢和烤毛雞蛋填飽肚子”。

其中,知名度最高的競爭者就是銀海游輪。該公司總部位于摩納哥,市值約有 20 億美元。(最近,他們與躋身世界第二大游輪公司的皇家加勒比建立了合作伙伴關系。)銀海正在建造一艘能搭載 596 名乘客的新游輪,計劃于 2020 年夏天投入使用。這艘新游輪特意為美食之旅而打造,船上有一個兼作俱樂部會所之用的試驗廚房。

興建游輪代表了公司的投入程度。但無論對于大公司,還是小公司,他們都面臨一個更棘手的挑戰:不僅要考慮如何規劃有序、舒適和衛生條件尚可的團體飲食體驗,還要讓游客們覺得這種體驗是真實的。把當地的飲食文化變成另一種商品是有風險的,特別是在希望賺取更多旅行收入的發展中國家。

大量涌入的美食朝圣者已經開始打亂以往的市場了。在曼谷,憑借蟹肉煎蛋卷而出名的 Raan Jay Fai 餐館在去年被評為米其林一星餐廳后就變得一位難求,等位時間長達三個小時

餐廳老板會親手制作店內的每個煎蛋卷,還會戴上滑雪護目鏡來保護自己不被濺出的油燙傷。雖然生意興隆、財源廣進,老板卻說她希望退還米其林一星。

可是,食客大軍不太可能停下腳步。在世界美食旅行協會(World Food Travel Association)于 2016 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全球度假者群體中的 93% 都被歸為“美食旅行者”(food traveler)。這批人對于美食的追逐,遠遠超出了日常的食物需求——比如說,他們會在瓦哈卡(Oaxaca)參加鼴鼠料理課程,或者在黎明時分乘船穿行在克什米爾的水上市場。

哲學家麗莎·海爾德克(Lisa Heldke)認為這是一種“飲食冒險”——就好比忽略文化背景,只是在收集和轉移手工藝品一樣。她對這種行為背后的殖民主義沖動進行了批判

但有的旅游經營者反駁說,人們張開嘴享受美食,也是在擴大自己的視野。

“兩極化的觀點和仇外心理源自數據的缺失,”Modern Adventure 公司首席執行官路易斯·瓦爾加斯(Luis Vargas)表示。該公司在格魯吉亞共和國、西班牙巴斯克地區(Basque)等地設計一周美食行程時運用了數據分析。

這么看來,一籃餃子不僅能教授人們一種文化,還能讓人認識到其中的精髓。

戴珊·麥克萊恩(Daisann McLane)是“Little Adventures in Hong Kong”(香港小旅行)的公司創始人。她說,有公司協助人們了解粵菜館的菜單,“大家就不會重復點一些食材或烹調方法雷同的菜肴了”。如此一來,興許你還能獲得服務員的微微點頭應許,并對這個美食至上的社會有更深的了解。

但是有時候,人們還得學會什么時候不能吃東西。《Food Sake Tokyo》的作者坂本友加里(Yukari Sakamoto)小心地告誡大家,當穿梭在寬敞明亮的百貨公司美食區(depachika),不要一邊走路一邊吃零食;在日本,人們認為這是不禮貌的行為。

紐約大學營養與食品研究系主任、社會學家克里希南杜·雷(Krishnendu Ray)則看到了美食之旅當中積極的一面。他說:“這種方式可以讓人們體驗本土風味,融入當地人的生活。”

不過,他也補充道:“如果你并不關心種植、料理食物的那些人以及他們的生活,光是關注食物的話,可能收獲不大。”

在墨西哥城的梅爾賽市場里,羅西奧·巴斯克斯·蘭德塔(左二)和她的旅行團正在舉杯暢飲兌有伏特加的鮮榨菠蘿汁。圖片版權:Sam Youkil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越來越多的旅游公司正在嘗試讓游客感受當地生活的本質。在墨西哥城,Eat Like a Local 公司的羅西奧·巴斯克斯·蘭德塔(Rocío Vazquez Landeta)穿行在混亂嘈雜的梅爾賽市場(La Merced Market)時意識到,游客和他們遇到的小販之間存在著很大的收入差距。

她說:“我不希望這是一種消費貧窮的旅行(pity tourism)——‘去看看那些窮人的生活吧’。”

因此,雖然當地有導游要求商販給商品打折,但她認為游客不僅要付全款,還要為商販解釋配料和菜式所花費的時間買單。此外,她為商販們的六個孩子聘請了一位英語家教,并指導他們在周末當導游——這些孩子大都在 8 到 11 歲就已經跟著父母工作了。

巴斯克斯·蘭德塔也透過她的網站,鼓勵人們把自己國家的照片當作禮物送給孩子們。“我不是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她說。“只是想讓孩子們知道,這個世界比他們想象的更大。”

巴斯克斯·蘭德塔在向游客們介紹蚱蜢之類的食物。圖片版權:Sam Youkil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出生于阿肯色州的莫娜·博伊德(Mona Boyd)在加納阿克拉(Accra)創辦了一家名為 Landtours 的公司。她從五年前開始在旅游套餐中推廣西非的美食,并安排小型旅行團去當地家庭用餐。但她覺得這種方式太像去餐館了,讓游客不能深入體驗本土風情。

現在,游客不再只是去吃飯,而會早一點來到當地人家里幫忙為 nkatenkwan(花生燉肉)和 red-red(燉黑眼豌豆)等本地菜準備食材,通過這個過程去了解款待他們的主人。

“這些人都很善良,他們并不富有,但愿意敞開家門歡迎客人,”博伊德說道。“當游客喜歡享用他們的食物,也表達了對他們的喜愛。”

這種非正式場合能夠推動人們進行更坦誠的文化交流。但是,旅游公司必須仔細核查環境,確保游客不會因為衛生問題而生病,比如食用了用未凈化的水清洗的食材,或不慎吃到了掉落在地卻被扔進鍋中的雞肉。

文功修在向參加“河內街頭美食之旅”的游客示范怎么吃帶骨的烤鵪鶉。圖片版權:Yen Du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即便是膽量頗大的食客,也可能因為不想面對滿是油污的街頭小攤,或是不適應本土食物的氣味而難以下咽。讓游客安心,也是導游工作的一部分。

在越南,文功修(Van Cong Tu,音譯)會帶領游客進行“河內街頭美食之旅”(Hanoi Street Food Tours),專門造訪一些 Google 地圖上找不到的狹窄巷弄。他會告訴游客,幾乎每一道菜里都加了一把生香草,但吃的時候不用擔心安全問題。(這些香草通常都被熱湯燙熟了。)如果不放香草,食物的風味就會減半。

喬·迪斯泰法諾(Joe Distefano)是紐約人,透過“世界美食之旅”(World’s Fare Food Tours)向游客介紹他的家鄉——皇后區。在造訪南亞水果店、煙霧繚繞的烤肉攤和迷宮般的地下美食廣場時,如果游客對某些食物面露難色,他會給予尊重。

他在某一站說,“我們去看看什么是榴蓮”——這是一種多刺的熱帶水果,聞起來就像是從海底挖出來的腐爛襪子的味道。

如果接下來每個人都覺得沒問題,他就會說,“我們來一起品嘗吧。”

皇后區本土美食博主喬·迪斯泰法諾(圖左)是“世界美食之旅”的發起人。他正帶領游客在迷宮般的黃金商場(Golden Shopping Mall)里品嘗四川小吃。圖片版權:Christopher Le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對于專門提供一周或長途旅行的高端旅游運營商來說,他們特別關注后勤安排的舒適性。他們的目標客戶可能不會想在修剪整齊的酒店草坪上舉行夏威夷式派對,但依然希望有一個比較舒心的旅程。

但是,這并不一定意味著要刪減行程,老是和當地人保持距離。對于 Intrepid Travel’s Real Food Adventures 公司的品牌和產品經理尼爾·科萊塔(Neil Coletta)來說,真正的奢侈之旅是“直接進入當地社區(但這樣還蠻難的),如果可以的話,自己當向導。”

該公司會安排游客參觀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區,帶他們造訪內蓋夫沙漠(Negev Desert)的猶太家庭,還會去參觀納布盧斯(Nablus)一家幫助貧困婦女謀生的烹飪學校。

科萊塔與當地導游合作緊密。這些導游與街頭小販和樂于分享菜譜的家庭廚師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系。“感覺就像是你和家人一起去拜訪另一些家人,”他說。

還有一些公司推出了迎合飛機旅客的旅行產品。相比當地人的生活細節,這些游客對一個國家的高端美食更感興趣。奢侈品購物網站 VeryFirstTo.com(目前該網站已經關閉)曾經策劃了一個為期六個月的旅行,幫顧客預定了全世界所有米其林三星餐廳的餐位。這趟旅行花費超過 25 萬美元,游客每隔一天就會享用一份由 5 到 27 道菜組成的大餐——真是一趟危及身體健康(若靈魂不受影響)的旅程。

在最近的一次試航之旅中,《Saveur》雜志前主編、銀海游輪全新美食旅程的負責人亞當·薩克斯在帶領游客穿過巴厘島的叢林。圖片版權:Lucia Griggi

銀海游輪的穆克曼不想以名廚和免受外界打擾的高級餐廳為噱頭來設計全新的“海陸品味之旅”(Sea and Land Taste)。她認為年輕一代的旅行者會更勇敢一些:“他們已經看到很多高級店在陸續倒下,而不是開幕。”

相反,她找來《Saveur》雜志的前主編亞當·薩克斯(Adam Sachs),讓他采用新聞報道的方式來介紹每個地區的食材和料理方法。薩克斯已經找到了一些當地資源,比如巴厘島烏布德(Ubud)的王室成員馬婭·克爾西亞薩(Maya Kerthyasa)。在本月的一次東南亞試航之旅中,她向游客們分享了 95 歲祖母的私房香料醬食譜。

薩克斯說:“在理想的情況下,你能通過旅行了解更多別人的烹飪之道,而不只是覺得‘我什么都試過了’。”

銀海游輪上有八間餐廳,其中一家傳統的西餐廳會根據停靠地方的不同而改變烹調方式。因此,更為小心謹慎的游客——只為到此觀光的旅客——仍然有美食可以享用。

不過,謹小慎微的游客數量可能正在減少。正如穆克曼回憶的那樣,當銀海游輪駛向俄羅斯遠東地區時,游客們都收到了這樣的溫馨提示:如果造訪楚克奇村莊,可能會吃到烹煮的海象。若覺得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樣的宴客方式,可以選擇放棄這次探索。

“但大多數人都來了,”她說。這些游客實現了一種飛躍——從船上的安全區跳上充滿不確定性的岸上,從一種文化跳到另一種文化。他們最后都吃了海象。


翻譯:熊貓譯社 Emily

題圖版權:Richard Sidey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