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北京赛车押龙虎技巧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各種政治正確前提下,我們還能怎么探討“女人味” ?|100 個生活大問題

文化

各種政治正確前提下,我們還能怎么探討“女人味” ?|100 個生活大問題

王朝靖2019-04-05 08:10:41

如果世上只有女性一種性別,就不存在“女人味”了。

好奇心研究所此前一項關乎“什么是新時代女人味”的調查,6560 個表態的主要反饋是“獨立自主”,人們理解的“當代女人味”,不是對某種女性特質的強化,而是對一種完整人格的期待,女性和男性都能以某種統一的“人”來交流相處。

好的,那么還有一個看起來容易但是想著很煩的問題是,獨立人格之下,所謂“女人味”該是什么面目?是“做你自己”這種不知道在說什么的面目嗎?

我們從女星的“女人味”開始入手。

社交網絡上時不時有對七八十年代女星群像的懷念,感慨為什么如今的女星都缺少上一代的韻味,美麗但沒有“女人味”。

在現在的政治正確語境下,用“女人味”來形容女性是有風險的。溫柔、優雅、嫵媚,這些在過去被視為女性的優良品質,如今很容易被認為是“向男權社會諂媚,是馴服”。女權主義強調女性的自由選擇,當代女性的口號是“獨立自主有個性”,不要取悅別人,要取悅自己,不要迎合主流審美,要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打扮去健身去做自己。

但是這個“自己”不能衣品過時穿得像草叢中拍照的大媽,或者蓬頭垢面連口紅色號都分不清。平權的口號下的“按照自我喜好來活”在消費主義下變成了一種“虛假自由”,這種自由需要通過不斷買買買才能維持,所謂的個性常常得通過買特定的商品來達成。要隨意不羈買件牛仔褲,要文藝清新買件亞麻襯衫,要斷舍離就扔掉所有只剩兩件白色 T 恤。

人人都追求個性,但是個性都很像。一個看似更加多元的時代,卻因為信息太過暢通,大眾審美取向變得更單一,以往千姿百態的女星,如今都像?Angelababy?和楊冪在同一家外科醫院里有絲分裂出來的一樣。

另一個原因在于,以往的女星依靠作品角色的塑造來打動觀眾的(有攝影師和導演的功勞),如今女星更多的是偶像主導,社交網絡的流量粉絲決定了人設的需要。偶像生命周期越來越短,女星太擔心意外和出錯,保險的做法自然是想紅就按照那些單一的標準來,快速收割粉絲。

那些讓人懷念的舊時女星的“女人味”究竟是什么?

進化心理學認為,女性吸引力的內核是好幾百萬年的基因記憶決定的,“女人味”的魅力都反映了年輕和健康的線索,暗示繁殖價值的大小。戴維·M·巴斯在《欲望的演化》一書里認為,因為生理結構,女性通常得擔當孕育和教育下一代的責任,變相就要提供很多資源去給下一代,所以女性偏好能夠提供生存資源的男性作為配偶,這是動物世界雌性擇偶行為最古老,最普遍的基本原則之一。而豐滿的嘴唇、光滑的皮膚、明亮的眼睛、 富有光澤的頭發和良好的肌肉狀況的外貌特征,以及活潑、輕盈的步態、活躍的面部表情等行為特征,這些關于年輕和健康(繁殖能力)的身體信號,構成了男性眼中的女性美標準。

這種基因偏好可以解釋為什么人們不斷呼吁美的多元化,但即便南非人和美國人喜歡的美女也都長得差不多。最高的顏值都是左右對稱的平均臉(意味著更少受到寄生蟲和緊張性刺激的破壞)、不論身材是苗條還是豐滿都更偏好腰臀比在 0.67-0.8 之間(低腰臀比標志著健康、生殖能力和目前沒有懷孕)。即便地鐵和電梯里那些大頭貼女郎的廣告已經讓人審美疲勞了,但她們仍舊會繼續存在下去,因為這些千篇一律的臉就是最符合大多數人審美的顏了。

生物性之后,文明登場了。喬治?巴塔耶認為真正使人從動物得以成人的是“禁忌”,禁忌否定了人的動物性(亂倫和暴力),性器官被衣服包起來,性交被嚴格地控制在婚戀系統里。人的注意力從繁衍轉移到勞動和積累去,設立各種禁忌來確立秩序,在秩序的護航下,一路狂飆搞生產,原本人通過勞動創造價值,人是主體勞動是客體,如今人不得不勞動,勞動才是主體,人成了客體,上完一周 996 的班,唯一的周末休息不過是為了更好地再生產,社會在人不間斷的勞動下駛向進化的烏托邦,純粹的休閑是沒有地位的。道德在生產和政治的妥協里被生產出來,人開始“想碰觸又縮回手”。

喬治?巴塔耶在《色情史》里談到“情感需要耗費大量的閑暇時間,而下流從根本上是節約、算計或禁忌的產物,冷漠與下流相關。常常,色情和愛所需要的細膩情感過早消失,粗俗和下流卻提前到來。”

說起來模糊,那些不太有效率的、常常“想要觸碰卻縮回手”的,如果發生在女生身上,就是我們要討論的“女人味”。

可以想見,類似的場景也會發生在男性身上(有時會讓一個人顯得十分可愛,比如《四個婚禮和一個葬禮》中的休?格蘭特)。并且這些遠非指代言行舉止,它有可能是一種決策機制,有可能是一種隨機反應,要說有什么固定條件,那就是“出于天然”。

“女人味”并不是“一定要做什么”,反倒是有些場景會明確把女人味掃除干凈。

急于去性征化的女權主義,更愿意追求確定性,“no means no”,情愛關系中的「曖昧、誘惑、挑逗」那些模糊性概念在政治正確里逐漸消亡。即便在肯定欲望的合法性后,仍舊擔心自己對女性欲望的彰顯是出于對男權的迎合,這種對性別的警惕,在社會性別層面有積極意義,但在個體交往里,就顯得充滿了計算。

而這種正確的理性計算,在喬治?巴塔耶談論的“色情”和伊萊恩·西奧利諾談論的“誘惑”兩種情感里,都被排除在外。巴塔耶認為世俗生活通過禁忌(建立秩序)否定原始獸性,而神圣生活又否定了世俗生活(的秩序),色情在這種雙重否定里,從違反道德的性欲發展而來,是反效率的“無用情感”。婚姻里的欲望是沒有色情的。西奧利諾則認為誘惑一定是目的不明確的,不執著于結論的,興奮不來自滿足,而來自欲望。

正如約翰伯格在《觀看之道》里說的“我們從來都不只是在看一樣東西,我們總是在看東西和我們之間的關系。”在這里,我們談論的“女人味”,并不是在說“長發白裙、溫柔賢淑、優雅恬靜”這些特質,而是這些特質能引起異性(異性指生理性別而非社會性別,不一定是男性)的情欲關聯——如果世上只有女性一種性別,就不存在“女人味”了。

所以,最后我們決定借用“女人味”這個概念,對異性之間的相處做一次微妙情感的討論。

人和人之間的間隔

所謂人和人之間的“間隔”,不單單指人和人之間的距離,也是互相間的在意、關懷和感應,知道對方的存在。而性別由于社會規范的天然會為異性之間隔開一段間隔。黑川雅之在《日本的八個審美意識》里認為,“大凡所有曖昧的,既“有間隔”的部分,都有著難以言喻的妖艷和絕美。當一個整體被偶然分離時,留下的是令人遺憾的氣場,這個氣場又會轉而成為“間隔”的惆悵。

間隔給了雙方想象的空間,“法國歷史上有許多名人都出于意料地喜歡聽煎牛排時滋滋作響的聲音,而不是真的去吃那塊牛排。”《法式誘惑》里的這句話可以作為感知間隔情緒的鑰匙。

人并不僅僅指人自己

日本人理解的人或物,并不僅僅是指人自身或物體自身,而是“包含了周圍空氣的人或物”。當人存在時,周圍被影響的空間也隸屬于這個人本身。威嚴的人會讓人敬而遠之,親和的人會讓人親近。在人群中不會被他人注意到,但當被別人注意到時,絕不會讓對方失望。

重要的不是讓對方明白,而是驅動對方想要明白的心態

由于異性(泛指互相吸引的性別)之間有天然的性連接。“不準確告知對方,而讓對方自己去發現,不讓對方知曉,而是引導對方去探知,不去說服,而是為了深深影響對方而選擇沉默。”一場不基于效率的情感交流,在于為對方營造足夠的人為期待。

看起來簡單自然

太明顯的打扮和動機都會讓人顯得局促,或者保持最樸實的本色,或者把背后復雜的努力裝得簡單自然。 法國女人推崇的 effortless 風格(比如頭發)在打理方面需要比一般風格更多的精力和經濟付出,但呈現出來往往是一副剛睡醒的亂糟糟的頭。

并不以結果為導向,所以對壞結果也認可

不去抵抗,也不爭取,順勢而為,沒有欲求就會顯得“高級”,把一切交托給那些神秘的宏大事物(命運或神或性基因)。結交也好,分散也罷,事過境遷的惆悵情緒才是這場交流需要的。


題圖、插圖來自:鄭舒雅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