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北京赛车押龙虎技巧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設計

曾經包裹海岸、延伸群島的藝術家,現在要包裹巴黎凱旋門了

任思遠2019-04-06 06:28:00

84 歲的克里斯多以這種讓人熟悉的方式回歸了。

《紐約時報》,84 歲的保加利亞藝術家克里斯多(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將要把法國巴黎的凱旋門用藍、銀色的聚丙烯織物全部包起來。像他之前的所有作品一樣,這個狀態將保留 14 天——從 2020 年 4 月 6 日一直展覽到 4 月 19 日。這將耗費 25000 平方米的包裹材料,以及 7000 米長的捆綁繩。

沉寂幾年之后,克里斯多以這種讓人們熟知的方式回歸了。在 2009 年之前,他一直和妻子、曾經事業上的搭檔珍妮·克勞德(Jeanne-Claude)一起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克里斯多是保加利亞人,因為不滿當地的政治環境,1956 年開始流亡生活,輾轉到巴黎時遇上了珍妮-克勞德,并與她結為伴侶。

1978 年的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勞德。攝影師 Wolfgang Volz ,? 1978 Christo

珍妮-克勞德于 2009 年去世。在這之前,夫婦二人合作過 20 多個環境藝術項目,讓人印象深刻的方式之一就是包裹人們熟悉的建筑和景觀——例如將德國國會大廈、澳大利亞的海灘,還有美國比斯坎灣的島嶼包起來。他們通過把自己前期的研究記錄、模型和手稿賣掉賺得項目資金,而非接受外來捐助;除此以外,保持包裹的材料是可回收的。籌備資金、與城市管理者和居民協調等因素導致了他們的作品醞釀周期較長,可能籌劃 20 到 30 年才最終實現。這次巴黎凱旋門的項目就曾在珍妮·克勞德生前被二人一起策劃過,直到今年才敲定要施行。

這對夫婦最早的“包裹”項目能追溯到 1960 年代。在德國科隆,他們把油桶堆疊、并用工業用紙包裹,后來還把類似的方法實施在意大利小鎮的中世紀塔樓和噴泉上。他們包裹的第一棟整棟整棟建筑是瑞士的伯爾尼博物館——1968 年 7 月,博物館成立五十周年,這對夫婦是 12 名被邀請參展的藝術家之一。然而他們并未在館內展出作品,但用半透明的聚乙烯材料包裹了整個博物館。克里斯多當時的描述是“(我們)使用了其他 11 位藝術家的環境、并將它們包裹……我們擁有整個內部環境”。

包裹自然景觀是更大的挑戰。1969 年 10月,兩位藝術家將澳大利亞悉尼市附近長 2.4 公里的海灘包裹,使用了 92900 平方米的編織物和 56.3公里長的繩子,找了 15 位登山者、110 名工人,用了四周完成工作。1983 年 5 月,他們又把邁阿密海灘附近的比斯坎灣中 11 個群島用粉紅色的編織物延伸——發光的粉色材質和綠色植被呼應協調。

被包裹的海岸。攝影師 Shunk-Kender ,? 1969 Christo?
被延伸的島嶼。攝影師 Wolfgang Volz?

? 1983 Christo?

藝術家很少提及他們這些作品的深層含義,在自己的主頁上只描述作品的外觀和創作過程。曾經有評論者表示他們的這些作品是在用織物、或者其他材料纏繞熟悉的物體,探索它們“變形”的效果——這使人們要重新認識和考量包裹之下的物體和空間,而熟悉的物體在被包裹之后也有了一種“額外的雕塑性質”。

另外,克里斯多似乎迷戀這種只有短時間周期的表達方式,表示自己“沒有任何一個仍然保留著的藝術作品,做完之后,它們就消失了,只有準備階段的圖紙和碎布留著……做一個要消逝的作品,比作一個要留存的作品需要更多勇氣”。

不過,在“包裹”項目逐漸變多之后,對“意義”的解讀似乎變得更多、也更清晰。“包裹德國國會大廈”就是個例子,這是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勞德最有影響力的作品之一。

這座建筑由俾斯麥在 1894 年主持建成,曾是德意志帝國和魏瑪共和國的議會,但在 1933 年納粹黨勢力擴張的關鍵階段遭遇火焚。二戰之后,東德和西德各自在其他場地設議會,這座建筑遭到廢棄,但反而成了不受制度影響的場所機構。克里斯多在接受《衛報》采訪時表示,當他在 70 年代到柏林時,看到“這個城市依然分裂,到處都是間諜,我以為他們會逮捕我”,而“德國國會大廈似乎是一個完美的存在,它從 1933 年就沒被使用過,是唯一一個跨越城市東西兩端的建筑。我作為一個逃離社會主義的保加利亞難民,東西關系非常重要”。

在那次見聞之后,夫妻兩人開始籌劃“包裹國會大廈”的項目,但是由于建筑過于具有代表性,藝術家在 24 年時間里與 6 任總統進行過談判,在 1994 年才獲得德國眾議院多數表決通過。1995 年,二人通過售賣模型、圖紙獲得 1530 萬美元,最終用這筆錢實現了計劃:那年的 6 月 24 日,國會大廈的外墻、塔樓和屋頂由 70 塊定制的織物覆蓋,織物是有鋁表面的聚丙烯織物——這些材料鋪開來有 10 萬平方米。

在實施之前,柏林墻已經被推倒,國會大廈也被逐步翻修并投入使用。《紐約時報》評價兩位藝術家的作品為“新德國的標志”,并描述當時的場景是“人群日夜聚集觀看,當包裹的材料被展開時他們開始歡呼,想要看這對藝術家夫婦一眼——他們在這里像搖滾明星一樣被對待”。

被包裹的德國國會大廈。攝影師,Wolfgang Volz?

? 1995 Christo?

被包裹的德國國會大廈。攝影師,Wolfgang Volz

? 1995 Christo?

包裹德國國會大廈時的場景。攝影師,Wolfgang Volz

? 1995 Christo?

在妻子去世后的十年間,克里斯多的作品寥寥。不過,據《紐約時報》,巴黎市政府這次對“包裹凱旋門”的批復迅速——這項目雖然在多年以前就由二人策劃,但真正籌劃只用了一年。

在凱旋門被包裹的同時,2020 年的 3 月 18 日到 6 月 15 日,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勞德的早年在巴黎的行為、作品記錄也會在蓬皮杜藝術中心展出——他們從 1958 年在巴黎相遇開始,在那里生活到 1964 年,后定居紐約。克里斯多對《紐約時報》表示“珍妮-克勞德在我的一生中都是最親近的人……雖然她現在不在了,這有些諷刺和令人悲傷。但是我渴望繼續我的生活和工作”。

克里斯多“包裹凱旋門”計劃的手繪圖。攝影師 André grossmann ? 2019 christo

題圖來自 designboom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