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北京赛车押龙虎技巧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時尚

香奈兒前藝術總監首部中文傳記,如何反映整個時尚史?

曾夢龍2020-02-20 21:06:29

“時尚界并不是唯一能窺探到卡爾?拉格斐一舉一動的地方。他的光環遠遠超越 T 型臺的有限范圍。他成了一個偶像,近乎神話。他只身一人,代表了整個時尚史。”

《卡爾·拉格斐傳》

內容簡介

卡爾·拉格斐,一直以低馬尾、黑墨鏡、白襯衣、黑西裝的形象示人;他的生活與他的外表一樣,令人著迷,引發了無數人的好奇心。作為藝術總監,他復活了沉睡中的香奈兒,將芬迪推到了高級時裝的一線地位,被譽為時裝界的“愷撒大帝”,時尚產業當之無愧的教父。而他本人的真實面貌一直掩蓋在無數面具之下。他自己也坦承:“我只想做一個存在。出現,然后消失。”

然而,在標志性的黑色墨鏡之后到底隱藏著什么?這位只活在當下的設計師究竟有著怎樣的過去?這個曾將巴黎視作夢想與野心之地的德國孩子,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作者采訪了卡爾·拉格斐身邊的37位親友,查閱眾多文字及影像資料,書寫了這位傳奇設計師的一生。

作者簡介

洛朗·阿朗-卡龍,記者、紀錄片導演、作家。曾為法國知名的電視節目《一日人生》拍攝十余部人物紀錄片,其中《真實與顯影》的主角便是卡爾·拉格斐。

書籍摘錄

前言

幾乎每一天,他的公關傳媒事務所都有一則新消息要發布,不是新合作、新建筑項目,就是新時裝系列。六十多年來,卡爾?拉格斐從未松懈,他的工作節奏快如野馬脫韁,不斷推陳出新,每次都能完美體現當時的時代趨勢。

他擁有舉世無雙的敏銳度以及在不同時代自由穿梭的天賦,這些特質讓他成為獨一無二的創造者。他永遠在場,隨時就位,模特兒們在設計得如同首飾盒般精美的布景里走秀前,他會親自為每一位模特兒畫下草?圖。

時尚界并不是唯一能窺探到卡爾?拉格斐一舉一動的地方。他的光環遠遠超越 T 型臺的有限范圍。他成了一個偶像,近乎神話。他只身一人,代表了整個時尚史。

拉格斐是德國人,來到法國后他決心變成卡爾——這是他給自己從頭到腳量身定制的對外形象,由黑、白、灰三色構成的一個行走的標志,光芒四射,全球矚目。

他成功的訣竅在于控制:只活在當下,從不回顧過往。這樣很難保持平衡,但恰是這種不穩定,讓他得以集現代和經典于一身,超越時間,從而經久不衰。

傳奇背后當然有個真實的男人。提到這個人,就不得不提及他的往事。發掘這個人和這段往事的秘密,那么他引人入勝的非凡成功路便有了源頭。找回散布各處的精神特質,勾勒一幅肖像。

卡爾·拉格斐,來自:維基百科

以書為袍

橫幅招展,遍布街頭。一場游行在城區醞釀。 2016 年 6 月,陽光照亮巴士底廣場,巴士底歌劇院的墻面熠熠生輝。舞臺附近都圍上了厚重的黑色簾子,劇場內幾乎聽不見都市的喧囂,甚至有點兒發冷。突然,一個人影從一片漆黑的后臺深處走出。他自覺無人從旁觀察,為了不在黑暗中絆倒,便暫時摘下了墨鏡,眼神里透出些微憂傷和狼狽。舞臺燈光從布景上方灑下,他朝著那片光暈走去。

記者們等了一個多小時后,總算發現了他的身影。他們拔劍出鞘般取出相機,揮動錄音桿,打開聚光燈。男人直了直身,戴回墨鏡,繼續前行,接受一眾相機的連拍。閃光燈不停地閃爍。

他就是時尚教父卡爾·拉格斐,香奈兒、芬迪及其自有品牌的多產創造者。他應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總監本杰明·米派德之邀,為喬治·巴蘭欽的芭蕾舞劇《勃拉姆斯-勛伯格四重奏》設計服裝,此番前來觀看排演。他身穿一件白襯衫,系一條黑領帶,外搭收腰西裝外套,發型是一如既往的低馬尾。他的到來如同神仙駕臨。他站在大廳中心觀察編舞,身邊環繞著一幫親信顧問。他直視舞者們,視線片刻不離,墨鏡并沒有摘下。

過了將近一小時,他登上舞臺。在記者們的包圍下,他開始回答記者提問。技巧爐火純青,他早已習慣成自然。數分鐘內,他見招拆招,應答如流,就跟時裝秀收官后接受記者采訪一樣駕輕就熟。在他身后,鋪展著他畫的巨幅深色布景。布景上呈現的是薄霧繚繞的城堡,靈感來自他此前去過的多個地方。當天下午,在巴士底歌劇院的舞臺上,兩個表面上天差地別的宇宙相遇了:一個是現代宇宙,撐起它的時尚偶像跟搖滾明星一樣光芒四射;還有一個是懷舊宇宙,訴說著對沒落舊世界的鄉愁。其實二者內在緊密相連,彼此重疊。一縷憂愁令它們合二為一,眼神中的憂愁。這位時尚大帝喜歡自比黑白相間的“人偶”,在這“人偶”的背后隱藏著一段錯綜復雜的往事。不同于“人偶”黑白分明的外殼,這段往事十分微妙。

重新隱入后臺陰影中的時裝設計師,仿佛用自己的傳說織就了一片密不透光的幕布,形跡無蹤。記者們知道此時必須關閉相機和麥克風。在這片秘不示人、未經探索的幕后區域,始終盤桓著一個謎。這個謎有時還會激起不安。

創造者一頭鉆進他的汽車,目的地未知。

他的公寓位于左岸河畔,面向塞納河。這個夜晚一如往常,從他屋里漏出的白光幾乎可以照亮整條河。窗戶關得嚴嚴實實,從來不開。不可逾越的機密重地。這幢樓房老舊的磚墻之后,藏著占地三百多平方米的一片堡壘,裝修風格極其現代,很像某種太空飛船。這里的布置讓人恍如走進一部斯坦利·庫布里克風格的電影,家具只有灰、白、銀三種色調,廚房的不銹鋼冰箱里塞滿了健怡可樂,仿佛歷經數千年的時光,靜待主人歸來。唯一證明屋主近期來過的痕跡:成堆亂放的紙稿、書籍和報刊,毫不在乎地打亂了未來主義風格的室內設計,讓專門規劃的簡潔透視線顯得無所適從。這套公寓或許看起來樸實無華,實際上很注重功能性。“這里是用來睡覺、洗澡和工作的地方。”卡爾·拉格斐特地說明。屋內擺著多張用可麗耐人造石料制成的桌子,其中一張桌子上放著一副墨鏡。稍遠處,有兩只露指手套。“想象卡爾走進自己安靜的房間,摘下他的墨鏡、假領,解開低馬尾……最后他是什么樣子?無人知曉。他一輩子戴著面具過活。誰也別想讓他露出真面目。”《費加羅報》前時尚編輯賈妮·薩梅特表示。

卡爾·拉格斐有自己的一套習慣。“我喜歡晚上回家,私人飛機就這點好。我是正人君子,才不會在外面過夜!也是為了舒佩特。”地面上映出他心愛的緬甸貓變了形的影子。不過貓主人今晚真的在家嗎?這位時裝設計師成功實現了一項壯舉:全世界都猜不到他在哪兒,神龍見首不見?尾。

沿墻裝置著許多毛玻璃隔板,它們齊刷刷地沿軸轉開,豁然露出一排巨型書架。數百部著作在架上疊放,從地板一直摞到天花板。書籍是他的生命,閱讀是“病入膏肓的執念”,而且他拒絕治療。這位創造者會同時讀二十來本書,他在世界各地有多少個家,就有多少間私人圖書館。雖然他有三十萬本畫冊、影集,三種語言的小說、哲學著作,但只有少數書籍會一直保留在身邊。這些書拼出了一段歷史。在這段閱讀史中,生活與夢幻同步流淌。一條隱秘的線連接起薩特的《文字生涯》、愛德華·馮·凱澤林的《灼熱之夏》和卡特琳·波茲的詩。理清這條線,我們就能明白傳奇的締造過程,明白他如何以歲月為墨汁創造出小說人物般的時尚大帝形象。

巴爾扎克的《貝姨》是拉格斐最先接觸的書之一……這本小說當時擺在家里書架顯眼的位置上,十歲的德國少年表達了想讀的渴望。他母親伊麗莎白的回答是,想讀的話只有去學法語咯。于是他學了法語;解讀了小說里的故事,并感到驚奇。“我記得三十二歲的貝姨坐在一間包廂里,頸上系著一條粉紅色平紋薄紗圍巾,好藏住頸紋。我對母親說:‘這傻女人為什么要系條圍巾?’”

一張床邊桌的顯眼位置上放著另一本書:《德國的文學與藝術》。斯太爾夫人用文字再現了遠方的畫面。作者眼中來自另一個年代的異國風光,從某種意義上又是他的國度,他的起源。這段常常被有意棄置一旁的過去或許并不遙遠。

幽靜角落里

最后幾縷陽光冷冷照進白墻大宅的一扇窗,墻上的赭石與黑色油彩頓時映入眼簾,它們屬于一幅油畫。這幅畫是阿道夫·馮·門采爾所繪《無憂宮的圓桌宴會》的復刻版。畫家于 1850 年完成創作,而畫上表現的則是1個世紀以前歐洲啟蒙時期的場景:一場私人晚宴——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作為典型的啟蒙時期專制君主,常在位于波茨坦的無憂宮里舉辦這種宴會。無憂宮既是他的避暑山莊,也是他尋歡作樂的溫柔鄉。

宴會在一間圓廳中舉行。屋外光線從一面落地窗照進來,落地窗外是露臺花園。這道光線巧妙地融入整個畫面,畫中層次細膩的金褐色元素進一步烘托出餐桌上的熱絡氛圍,在陽光映照下更添詼諧明快。科林斯式支柱托著穹頂,屋頂懸掛著一盞波希米亞風格的水晶吊燈。被九名賓客環繞的腓特烈大帝位于畫面正中,轉頭望向身體微弓、正在侃侃而談的伏爾泰。哲學家伏爾泰頭戴假發,身穿綴以褶皺花邊的淡紫色絲絨外套。

在離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不遠處的森林里,樹木高聳入云,從波羅的海吹來的風,低鳴著穿過林間,與紙張摩擦聲交織在一起。在漢堡以北約45公里、巴特布拉姆施泰特小鎮附近的畢森摩爾區,一名少年在他專屬的房間里伏在小書桌上畫畫,四下安靜。室內布置顯得溫暖而愜意:一個櫥柜,一張小床,若干把安樂椅,內墻皆以藍絲絨覆面。屋外霧氣彌漫,似乎將屋內的少年吞沒,讓人無法看透他的年紀。

他叫卡爾,就是前面提到的那幅油畫的小主人。不久前,卡爾與父母在漢堡市街頭散步,經過一家畫廊,對這幅畫一見傾心。他后來經常跟人提起,他當時應該曾懇求父親奧托和母親伊麗莎白為他買下這幅油畫。圣誕樹下的禮物出乎意料。少年卡爾拆開禮品包裝,發出懊惱的驚叫。他的父母選錯了畫。畫廊櫥窗前令卡爾迷戀的戴著假發的宮廷賓客被換成了長笛演奏者。卡爾立刻要求換回那幅令他一見傾心的畫。他的父母只得趕緊致電畫廊,畫廊也只得在圣誕節休假期間破例開放。幾經周折,這幅畫終于近在眼前。“他應該是被畫中的環境吸引了:豪華的裝潢、造型宏偉的吊燈、擺滿金銀器的圓桌、窗外的花園景象,尤其是賓客們的翩翩風度,他們的假發和服裝。” “他應該很好奇畫中人吃的食物和談論的話題。”藝術史學家達尼埃爾·阿爾庫夫猜想道。長久凝視這幅圓桌圖,遠方的迷人世界揭開帷幕,大革命之前的歐洲宮廷,啟蒙時期的法國及其文學、繪畫、建筑,那套迷戀細節、注重雕琢的品位與文化。這幅普魯士宮廷圖的景背后,是法國凡爾賽宮與巴黎的浮光掠影。無憂宮所效仿的,正是凡爾賽宮的宏偉壯麗。而巴黎則是腓特烈二世及整個啟蒙時期歐洲的典范。這些都令少年卡爾受益匪淺。

他開始深信不疑:將來,他也會變成畫中人的樣子。早在六歲時,他就在母親客廳的陽臺上,“想象自己變成故事書里的人物,感覺自己變成了傳奇,自言自語:‘我知道自己會成名,全世界都會知道我的名字,太奇怪了!’”。這個念頭揮之不去,最后幾乎到了吞噬他日常生活的地步。卡爾所處的家庭環境與世隔絕,很難相信當時正是 1942 年,距離丹麥邊境不遠處,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在撕裂整個世界。

拉格斐一家在漢堡富人區布蘭克內瑟也有宅邸。全家在布蘭克內瑟與畢森摩爾之間多次往返后,最終選擇了這座約十年前買下的磚石結構的大白房子,定居畢森摩爾,靜待戰爭結束。他們的選擇很明智。因為 1943 年,漢堡正處于英美聯軍的轟炸之下。英國皇家空軍與其盟友美國空軍派出多架空中堡壘轟炸機,夜以繼日對準漢堡投放大量炸彈。漢堡是“大日耳曼帝國”的主要出海口,在戰略上就像一個震源,直搗其海軍力量。那個夏天攻陷漢堡城的轟炸行動被命名為“蛾摩拉”行動,援引天火的典故:如同上帝在罪惡之城索多瑪與蛾摩拉降下烈火和硫黃。一周內三萬五千人喪生。漢堡部分被毀。濃煙滾滾,直上云霄。

與此同時,少年卡爾大部分時間在自己房間里閉門不出,幻想一個理想的歐洲,在想象中游歷夢幻般的歐洲各地。他知不知道德國正在納粹的魔爪下浴火浴血、四分五裂?“我待在僅存的一片什么都沒發生的地方。我運氣好到離譜,完全沒被影響到。”他在 2015 年坦承。

巴特布拉姆施泰特確實沒有經受轟炸。不過羅納德·霍爾斯特認為,“當時已經十來歲大的卡爾·拉格斐絕對不可能意識不到戰火肆虐”。這位歷史學家表示,巴特布拉姆施泰特位于漢堡和基爾之間,從那里可以看見攻擊漢堡和基爾的轟炸機。轟炸過后,九十萬人被迫背井離鄉,逃到一切可能的避難所,尤其是巴特布拉姆施泰特。“公寓、車間和商店都被征調共享。拉格斐一家不可能居住在完整的私人房產里。”歷史學家補充道。

住處被毀壞的西爾維婭·亞爾克及其父母一路逃離漢堡火舌遍布的街頭,來到畢森摩爾莊園。西爾維婭生于 1934 年。她當時只有十來歲,卻清楚地記得,在初來乍到的她眼中,這片莊園簡直有如天堂:“這是一座老房子,有許多支柱,入口是白色的,就像被施了魔法的小城堡——以孩子的眼光看來是這樣沒錯了。然后,還有一間大廳。”在這座美輪美奐的大宅中,她全家與其他人合住,被安置于頂樓的各個小房間。進入白房子要經過一條蜿蜒的小路,兩邊種著橡樹和樺樹。這個莊園寬敞、舒適,儼然一處度假勝地。二樓有個陽臺,幾乎可以當走廊用,整個二樓有三分之二都被陽臺圍住。一段樓梯,孩子一跳就能跨越。一條寬闊的檐廊,細瘦的廊柱支起屋檐,遮風避雨。若干藤制扶手椅,一張用于放置茶水和糕點的茶幾。一側是塔式建筑,狀若巨型涼亭,上有四坡屋頂。

難民和拉格斐一家人的關系雖然疏離,卻互相尊敬。西爾維婭說:“我害怕拉格斐先生和太太。他穿深色西服套裝,戴著一枚紋章戒指。” “她身子永遠挺得筆直。我覺得卡爾的母親很嚴格。我從沒見過卡爾的笑容。(卡爾)頭發濃密,發色較深,眼睛炯炯有神。他非常安靜,彬彬有禮。他不是那種喜歡惹事的淘氣包。”西爾維婭和卡爾年齡相仿,她卻很少看到他。

少年卡爾雖然尚未完全明白事理,但當時災難的陰影是否滲入他心中,波及他的日常生活,哪怕只產生部分影響?“父母一直把我保護得很徹底,營造出家園堅不可摧的假象。”他解釋道。若說他被保護有加,那是因為他是最小的兒子,而且他很會討人歡喜。不同于姐姐瑪爾塔·克里斯蒂亞與特亞,他從不反抗權威。姐弟間的差異不止這點。瑪爾塔·克里斯蒂亞像個假小子,會和當地農民的兒子一起在畢森摩爾森林里爬樹、狂奔。卡爾雖然喜歡莊園周圍的奶牛,卻并不為田園游戲著迷。埃爾弗里德·馮·茹阿娜與拉格斐家的保姆相熟,憶起保姆披露的舊事:“他不怎么愛姐姐們。他確實常和她們一起玩,饒有興味地為她們穿上舊衣服,但姐弟之間缺乏親近感。”卡爾這樣解讀姐弟間的冷漠關系:“不是說我不愛她們,而是彼此沒有交集。”少年卡爾選擇與大人為伍。


題圖為卡爾·拉格斐,來自:維基百科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国标麻将番种图解 三一重工股票分析 探陵人 天水麻将下载 河南22选5 皇冠资讯皇冠比分99822 90后小伙分析股票被质疑分析2019股票 人人河北麻将app下载 中国足球彩票比分竞猜 广东36选7 双人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云南11选5 打好北京麻将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 电竞比分1z 上海天天彩选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