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北京赛车押龙虎技巧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設計

“日本安迪·沃霍爾”自傳,“一片遼闊而充滿訕笑的樂土”

曾夢龍2020-02-25 16:56:55

橫尾忠則的作品,簡直是將我們日本人內在某些無法忍受的東西全部暴露了出來,讓人憤怒,也讓人畏懼。……在那幽暗深處,不是一個不斷退縮轉向內心的瘋狂世界,而是一片遼闊而充滿訕笑的樂土。就是這片景象,讓他的作品最終得以成就健康的結果。——三島由紀夫

《海海人生——橫尾忠則自傳》

內容簡介

橫尾忠則用日記般的記錄回顧自己這段如波濤洶涌般的人生,娓娓道出他與一柳慧、大島渚、土方巽、小野洋子、三島由紀夫、田中一光、寺山修司、宇野亞喜良、亨利?米勒、杉浦康平、美輪明宏、約翰?列儂、唐十郎、高倉健、細江英公、野口勇、達利、磯崎新、筱山紀信、瀨戶內晴美……等多位當代大師名家相遇相知的種種過程,以及他對藝術創作的見解。

作者簡介

橫尾忠則(Tadanori Yokoo),日本平面設計師、藝術家。設計作品以拼貼、迷幻、波普風格為人所知,有“日本的安迪?沃霍爾”之稱。

其設計師身份,活躍于 1960 年代—— 1980 年代,期間相繼結識細江英公、寺山修司、和田成、筱山紀信、三島由紀夫等人,開始在各類平面作品中展現驚人的創造力,在東京先鋒文化圈嶄露頭角、獲得關注。作品跨越設計、音樂、電影、戲劇等諸多領域,甚至在大島渚導演作品《新宿小偷日記》中擔任主演,與細野晴臣一起制作唱片,是那個年代日本前衛、自由的藝術圈氛圍的濃縮。 1982 年宣布成為畫家。

1972 年在紐約近代美術館舉辦個展。后在巴黎、威尼斯、圣保羅國際美術展等出展。近年來在東京現代美術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金澤 21 世紀美術館、國立國際美術館等日本國內美術館相繼舉辦個展。小說《blueland》獲得泉鏡花文學賞。在繪畫、攝影、小說等領域自由轉換,開展多棲藝術活動。主要著作包括《海海人生》《去印度》《隱居宣言》《貓背后的目光》等。

書籍摘錄

接觸三島由紀夫

跑來東京一轉眼五年就過去了。雖然工作委托一點都不多,可是心里卻一直惶惶不安,總覺得一九六五年好像會遇到什么超乎想象的遭遇。

年初第一個工作是京都勞音《東京古巴男孩·唱吧中尾美繪》(東京キューハ?ンホ?ーイス??歌え中尾ミエ)的海報。做完《春日八郎》之后,我的海報風格一點都沒有回歸原本路線的傾向,或許勞音事務局也是備受煎熬,他們決定把《東京古巴男孩》當成最后一個案子,中止延續四年來的海報制作委托。我雖然了解自己和勞音想法有所沖突,還是盡可能客觀視之。因為我不想做只是表面看起來漂亮的海報,所以失去這個工作并不覺得真的那么可惜。只不過又給當初引薦我的一光先生帶去麻煩了。

接續上一年《Design》雜志的插畫委托,我又在同一個雜志與和田誠共同發表一個名為《歐洲觀光海報集》的合作企劃。我和他曾經一度在東芝的薄膜唱片(sonosheet)工作案中一起合作過,這次想要做一個實驗性的嘗試,在單張畫面中彼此以連歌的方式來加筆繪圖。這種做法類似于超現實主義者嘗試過的自動書寫,可是我們并不借助潛意識。我們認為就像是披頭士集體創作音樂那樣,一張插畫有許多插畫家一起畫一點也不奇怪。在這樣的思考基礎上,我將過去和宇野亞喜良一起做《海之少女》的工作模式又向前推進一步。

一件工作結束之后,在下個工作出現之前我總是照老樣子消磨時間。所謂的設計師啦、插畫家啦,只要沒有工作上門,不過只是一種花瓶。正當我為自己只是件裝飾品而感到困擾的時候,日本橋一間位于大樓走道經營的小畫廊——吉田畫廊跑來提議說想要舉辦真鍋博、宇野亞喜良、我三個人的插畫系列展。

過去大家都沒有想過要辦插畫家個展,這是一種嶄新的發表形式。因為這和工作畫插畫不一樣,完全沒有任何限制和條件,我想畫現實當中不會被采用的情欲風格的圖,譬如說金發美女在太陽、波浪和飛機的背景當中擺出誘人的姿勢,做一系列這樣的作品。此外還可以做強調超現實故事性的作品,或者是用彩色墨水畫約翰·凱奇的肖像。這批作品我非常希望能夠請到我長年崇拜又憧憬的三島由紀夫來參觀,就請認識他的高橋睦郎千萬記得幫我傳話。我拼命壓抑自己那種像是少女要和崇拜的偶像會面的悸動,待在畫廊里牢牢盯著時鐘指針,帶著非比尋常的緊張和興奮等待三島由紀夫現身。突然間畫廊入口有人大聲說話。

“哇哈哈哈,美國女人搭配日本海軍旗啊?”千真萬確是三島由紀夫的說話聲。我慌慌張張從畫廊里面跑出來。三島由紀夫比我想象中矮。不知為何這件事情讓我松了一口氣。頭發剃得很漂亮,讓人聯想起美國海軍水手。粗眉下方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起來既像是在瞪人又像是在笑,有時候皺起眉頭看起來又像是孩子要哭的表情。他說話的時候嘴巴習慣稍微往旁邊歪。后頭部異常發達,相對顯得脖子很細。上半身可能健身鍛煉過,看起來很結實,然而下半身卻像另一個人似的讓人覺得纖弱。正字商標的胸毛在開襟的 POLO 衫胸口泛光。我心想,五月才穿一件 POLO 衫不冷嗎,果然不出我所料,壯碩的手臂露在短袖之外生著許許多多雞皮疙瘩。左手打完針纏上白色繃帶看起來很可憐。洗舊的米色法蘭絨 POLO 衫和淡褐色的修長西裝褲像是緊身衣那樣服服帖帖顯現腰身。手上拿著他那個招牌深黃褐色的小皮包。那個包包做成橄欖球的形狀長得有點古怪,可是似乎是他自己非常引以為傲的包包。

三島由紀夫寫說見到讓·谷克多的時候看到對方散發一股光芒,對我而言他也是這樣。“百忙之中能夠勞您大駕光臨真的很榮幸。我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是三島先生的粉絲,一直深受您作品吸引。”“喔。”三島由紀夫回得很冷淡。

為什么我會用這么無聊的方式打招呼呢?如果不叫他三島先生,改叫他老師的話會比較好嗎?與其說讀他的書,改成稱贊他在《焚風小子》(からっ風野郎)這部片的演技很棒會比較好嗎?我對自己的招呼沒有獲得反應非常在意,第一印象是覺得自己再也見不到三島由紀夫了,這讓我變得非常悲傷。

三島先生似乎只對我的畫感興趣。在所有作品當中,他尤其喜歡一張風格很超現實的畫,畫面上戴著絲質禮帽和眼鏡的男子臉部中空,在巨大浪濤的背景里有位裸女歡笑佇立,海面上有只像貓一樣的怪物嘴巴正在噴火。由于三島先生一直用一種非常佩服的表情盯著這幅畫,我想說如果把畫送給他,對方應該會很高興吧,就這樣一邊思考假使遭到拒絕該怎么辦,一邊抱著祈禱上天保佑的心情跟他提議。

“耶?真的嗎?我很高興,可是這樣很不好意思。”

“不會,不會,沒關系,請收下吧。”雖然覺得好像有點在強迫推銷,可是三島先生似乎對我的提議感到非常開心。“展覽結束之后我再送去給您。”

“現在我家正在裝修,整個五月都會待在Hotel New Japan。等我回家之后再跟你聯絡。”

過了整整一個月之后,我在家里接到邀約。介紹三島由紀夫讓我認識的高橋睦郎和我一起前往馬込的三島公館拜訪。雜志上洛可可風格的白色建筑坐落在我的面前,我覺得自己幸運得難以置信,身體微微打戰。安設阿波羅像的庭園和三島裸身做日光浴的相片場景一模一樣。會客室面朝庭院,看起來比照片小,可是就是這里沒錯。我心想,小說《鏡子之家》里面出現的大概就是這樣的房子。這間房間設在階梯夾層的位置。這時候,三島先生身著雪白絲質襯衫卷起袖管,以他慣有的洪亮嗓音自二樓出現,邊喊著“呦,歡迎光臨”邊下樓。他的登場有種戲劇性,散發著電影明星那種華麗的氛圍。

他馬上引領高橋和我到他書房。書房門口漫畫的單行本密密麻麻堆得像是小孩身高那么高,非常引人注目。本來以為這是某種搞怪的惡作劇,可是三島先生說他真的有在讀。一走進書房,他就說:“我好好把位置空下來等著掛你的畫。”將我的畫掛到大書桌正對面的墻上。剎那之間,房間的感覺就完全變了個樣。雖然覺得我的畫好像有點跑錯地方,可是三島先生非常滿意,反復像是確認那般對我說“:不錯吧,不錯吧。”除了我的圖畫之外,書房沒有其他色彩特別鮮艷的東西,這張畫簡直就像拼花玻璃那樣在墻上空隆挖出一個洞,看起來熠熠生輝。在氣氛凝重的書房掛上我波普風插畫,說不搭是不搭,可是對我來說沒有比這更大的光榮了。三島先生的書房收容這張圖之后,讓我感覺到我和三島先生深不可測的內在世界似乎借由某種回路建立起了連接。畫作的回禮,是附帶簽名的《三島由紀夫短篇全集》和《三島由紀夫戲曲全集》兩本書。

他事先在書上寫好我的全名,讓我非常開心。書房的畫自三島先生在世時一直到現在書房主人過世,都還是掛在相同的地方。

三島先生說三樓露臺有些人想介紹給我認識,于是帶我們往上走。我是在那里初次認識了澀澤龍彥、森茉莉,還有堂本正樹等文學家。三島先生應該不可能曉得我也很喜歡讀澀澤先生和森小姐的書這種事,可是想到受三島先生意識吸引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像這樣聚集到三島先生身邊,就覺得我好像也成了這群人的一份子,暗自高興起來。

橫尾忠則作品

這間房子被設計成可以從兩間雙胞胎似的圓形房間自由通往露臺。由于三島公館位于地勢較高的地方,放眼望去可以眺望到遠方的山脈。

“那座山的上空出現過飛行的圓盤喔。”他用一種少年般的認真表情做說明,可是夫人從旁邊打岔說:“我不是跟你說過那是飛機嗎?”讓三島沒有辦法繼續這個話題。結果他的視線指向三島公館和道路包夾的對面那棟房子二樓說:“我有用雙眼望遠鏡觀察過,那邊都是像那樣用木板把窗戶封起來喔。”

三島先生瞬間從空中的飛碟轉移到日常的話題。然而點著煙斗的澀澤先生似乎對于遠山曾經出現過飛碟這件事情意猶未盡,又再度把視線轉移到那個方向。前一年,三島先生發表了一部名為《美麗之星》(美しい星)的小說,描述搭飛碟來到地球的宇宙人一家的故事,應該是對飛碟很感興趣。我記得自己還讀過他跑去加入飛碟協會參加觀測活動的報道。

我自己那時候對飛碟還沒有什么興趣。突然間,三島先生轉向森小姐說:“吉行淳之介這個男人有那么好嗎?”

三島先生和森小姐他們似乎回到先前彼此聊到的話題。“他啊,從以前就長得像布里亞利(Jean-ClaudeBrialy)那樣很漂亮。”

森小姐像是做夢的少女那樣出神想象。“可是最近不是明顯老很多嗎?”三島先生還是擺出一副無趣的表情發泄不滿。原本以為三島先生會說什么體貼的話,突然間他又變成一副嗆聲的口吻。三島先生這種變化多端的說話方式很吸引我。

當時三島由紀夫四十歲,我二十八歲。

這年三島先生拍了身兼原作、編劇、音樂、導演、主演五職的電影《憂國》。然而一直保留到隔年四月才進行首映。背后有其理由。三島先生打算在短片云集的圖爾影展得獎之后再公開上映,可是最后只拿到第二高票。他邀親近的朋友,像澀澤龍彥、堂本正樹、高橋睦郎、我忘記了名字的本片女演員、電影制作人藤井浩明,還有我幾個人去特別試映會。我記得在黑白對比強烈的影像中,只有一段有臺詞。此外幾乎通篇都在放瓦格納的音樂。話雖如此,說不定我有記錯。然而切腹場面運用豬腸的真實感顯現出三島由紀夫特有的那種復古的時代錯置(anachronism),這和我的興趣有著巧妙的共同之處,讓我非常開心。我覺得三島先生最后一定是因為他想要拍這個場面才拍這部電影。

陪伴三島先生一起走在路上,比任何電影明星都還要引人注目。不是他穿著打扮特別糟糕,是因為他全身上下會散發出一股性格人物的氣場。因為大家都在注意我們,和他走在一起我也跟著心情變得更好,感覺身體仿佛漂浮起來。三島先生似乎是那種與其繞遠路挑人少的地方,寧可挑人潮洶涌的地方走的人。說不定一邊走路一邊大聲說話也是為了吸引其他人的注意。他還會特地搭地鐵,即使車廂很空他也會站在大家看得到的地方大聲說話。在餐廳之類的地方,如果其他人沒有注意到三島由紀夫的話,他會跑去柜臺用很大的聲音打電話說:“喂?我是三島由紀夫。”

他的聲音回蕩在整家店,吸引所有顧客的視線。我意識到我自己的行為舉止也有一點像三島先生那樣非常喜歡引人注目。三島先生這種純粹質樸的孩子氣讓我難以抗拒。三島由紀夫的形象本身就是一種思想。


題圖為橫尾忠則被應邀去三島公館吃飯,來自:理想國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盛兴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浙江20选5 贵州麻将技巧口诀 波8篮球即时比分 哈尔滨麻将死卡怎么玩 即时指数即时指数 东北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188比分直播网球比分直播188直播吧 cba文字比分直播 p3开机号 安徽省11选5开奖 北单比分开奖结果sp值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欢乐麻将腾讯游戏下载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彩客 即时即时赔率率